鑫乐电玩城免费下载-

王海璐:《华尔街日报》偏离了它的座右铭。。

《华尔街日报》是一份有百年历史的报纸。它一直在吹嘘自己坚持“正确使用真理”的座右铭,并发誓其编辑“不会控制广告或任何投机和宣传的利益”。但不久前,《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的评论文章,展现了挥之不去的种族歧视、意识形态偏见和霸权主义心态,不仅违背了承诺,也打破了当前国际社会认知的底线。U、 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和其他政要也为《华尔街日报》的错误辩护,支持它,并强调美国的双重标准。

《华尔街日报》及其捍卫者的错误言行,反映了美国一些人,包括一些美国精英面对中国崛起的难以忘怀的焦虑。正如《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文章尖锐地指出的那样,“任何事情,包括中国的实力(崛起)都不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最初,对于中国崛起的过程,也就是言论自由,有不同的看法。然而,从美国对华舆论的角度来看,崛起的中国被认为是对美国霸权形成的真正挑战。他们不希望看到中国变得更强大,更不希望看到一个不是我们自己的、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

由于中国的困难和弱点,我们必须在中国找到一种优越感。当今世界,种族主义的言行被世人鄙视。在西方殖民者和列强眼中,中国曾经是“亚洲病夫”。这个带有强烈种族主义色彩的标签,是中华民族集体记忆中的痛。在中国国家防疫运动的背景下,这不是聪明的举动,而是个人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这种方法不受欢迎。它不仅受到了全世界华人的谴责,也受到了许多有正义感的美国人的反对。众所周知,“自由”是有界限的,有底线的,“自由”没有界限,没有底线,是无稽之谈。

在现代世界,任何媒体都不享有回忆他国痛苦记忆、伤害他国感情甚至践踏他国尊严的“自由”。但《华尔街日报》及其捍卫者表示,他们想捍卫这样的“自由”,甚至以“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为借口,甚至以新闻报道与评论分离、编辑独立为借口,拒绝改正错误。这种行为缺乏“真理”和“正确”的支持。这是打着“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旗号,从本质上反映了这些所谓的美国精英们僵化的冷战思维。视骄为“对”,视偏见为“真”,让骄与偏见掩人耳目。

谁更像一个病人?《华尔街日报》及其捍卫者用耸人听闻和错误的言行给本已低迷的中美关系增添了更多的噪音,毒害了国际合作抗击艾滋病的环境。这难道不是一种“政治病毒”吗?它需要国际社会的反对。(作者华一文,国际问题专家),人民日报海外版(2020年3月13日02版),主编:张广荣、赵建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