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兼并重组风头劲中小银行“图个啥”

  □本报记者 欧阳剑环 陈莹莹 

  山西四家城商行近日先后发布公告,计划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合并重组的议案。分析人士指出,今年以来,中小银行兼并重组加速,一方面是通过“抱团取暖”盘活资源,化解风险;另一方面通过并购实现“曲线扩张”,拓展业务边界。多重利好因素之下,中小银行板块估值有望持续提升。

  频频兼并重组

  晋城银行、晋中银行日前发布公告,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参与合并重组的议案,晋中银行还将审议关于成立专项领导小组并提请股东大会授权其办理合并重组事宜的议案。阳泉市商业银行临时股东大会将审议关于参与新设合并的议案;长治银行临时股东大会将审议关于新设合并的议案。

  今年以来,中小银行兼并重组高潮迭起。此前,陕西银保监局同意榆阳农商行和横山农商行以新设合并的方式发起设立陕西榆林农商行;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宣布将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常熟银行此前公告称,拟出资10.5亿元,认购镇江农商行非公开发行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无锡银行拟出资7.82亿元,与其他发起人股东共同发起设立徐州农商行。

  三大因素驱动

  《中国上市银行分析报告2020》指出,由于历史原因、宏观环境变化以及自身管理能力等原因,近年来中小银行暴露出许多问题,主要体现在股权结构混乱、通过他人违规代持股权、逃避监管审查、大股东违规干涉银行业务经营、内部人控制等方面。部分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银行可能面临重组、兼并和接管。

  银保监会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我国城商行不良贷款余额达到4410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3%;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为7365亿元、不良贷款率为4.22%。

  “现阶段区域银行并购重组是解决当前行业发展痛点的综合考量,即化解机构风险,盘活资金来源,拓展业务边界。”在兴业研究首席金融行业分析师孔祥看来,目前中小银行并购重组方向有两类:一是盈利能力强,所在地区发展较好的城商行、农商行寻求控股或参股同省资质稍弱的区域银行的机会;二是本省机构合并形成更大的区域型银行。

  孔祥认为,当前我国区域银行合并重组主要有三大驱动力:一是2019年以来商业银行风险事件频出,通过优质机构控股或参股相关有瑕疵的银行或是成本较低的风险化解方案。二是经营不善,目前监管导向要求区域银行资产投放在本地,但考虑到部分区域发展状况分化明显,部分机构面临本地优质资产有限,经营发展后劲不足的现实问题。三是范围拓宽,目前我国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已涌现出一批资产规模在5000亿元以上,资产获取能力强的头部区域银行。考虑到本地存款来源“天花板”限制了相关机构的发展潜力,通过并购获得其他区域银行稳定负债,做大规模后申请包括理财子公司、消费金融、金融租赁在内的牌照成为相关机构参与并购的核心诉求。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指出,近年来,几家城商行合并成为一家省级城商行的情况并不少见,如徽商银行、江西银行等,动机主要在于做大做强,扩大规模,增加收入、推进IPO。兼并重组更多出于“抱团取暖”的目的,可以统筹使用资本,使得规模更大,抗风险能力更强。

  估值提升可期

  除了提升抗风险能力,分析人士指出,在当前异地分支机构扩张受限背景下,中小银行兼并重组相当于打开了“曲线扩张”空间,这些机构后续的盈利能力、估值提升空间值得期待。

  Wind数据显示,目前PB(市净率)排名前十位的上市银行中,有9家为城商行或农商行。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表示,中小银行兼并重组过程中,挑战主要在于股权梳理和整合难度较大。中小银行多存在股权结构分散且股权关系混乱的历史遗留问题,在合并重组过程中涉及的股东利益关系复杂。

  董希淼亦认为,当前中小银行兼并重组仍主要由地方政府主导,建议地方政府量力而行,尤其不要搞“拉郎配”,必须在股权结构、人员安排、机构重组等方面做好安排,否则可能造成更多问题。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